建业新帅有眉目看上中超熟人 他是小克鲁伊夫军师

建业新帅有眉目看上中超熟人 他是小克鲁伊夫军师
建业心仪的主帅是小克鲁伊夫的助教  记者鲁蜜报道  河南建业在最近联赛遭遇五轮不胜之后,俱乐部终于将工作重点指向了联赛第二阶段的备战。在身边的球队都在以不同方式“思变”以求脱离泥潭之时,建业却稳坐副班长的位置,眼睁睁看着自己与其他对手的差距越来越大。建业也必须要“变”了,在前任主帅王宝山辞职的公告里,俱乐部表示今年会以教练组的形式来带队打完本赛季,可这个决定显然低估了A组对手的强劲实力,也低估了球迷对于胜利的渴求程度。9轮联赛打完,球队仅有一场胜利,建业也到了真正该找主教练的时候了。  小克被“截和”  李章洙未入眼  王宝山在七月初因故向建业俱乐部辞职,双方一拍即散,说明是真的到了无法再继续共事的时候了。很快,俱乐部成立了以杨戟为首的教练组,成员包括建业俱乐部梯队的两名本土教练以及此前队中的外教。在换帅不久后的出征大会上,“清正建业”成为了新赛季球队征战中超的主题。  分在强队云集的A组,建业拥有稳定的打法和人员体系,按理说,成绩应该不会太差。可球队在开局阶段就接连遭遇打击,既有人员上的伤病,也有比赛中的挫折。原本擅长做青训指导、并许久未在一线队活跃的教练组组长杨戟,身上也一直背负着非常大的压力。  其实在建业队出师未捷阶段,俱乐部层面就想要做出一些调整,这个调整是两方面的:一方面是在管理层上迎来一个新人,另一个调整就是在未来还是要给一线队找一个正牌的主教练。在管理层面上,经过近两个月的考察,前重庆当代俱乐部的副总陈明,于本月终于在建业正式任职。建业俱乐部也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,名为国际部,负责足球领域海外事业的拓展。陈明是胡葆森董事长亲自面试并任命的副总,其管理能力很早就获得了胡葆森的认可,为建业寻找主教练的事情,陈明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和资源。  在建业放弃让教练组一直带队开始,就不断有新教练人选被推送到俱乐部。其中就有小克鲁伊夫,不过当时深足给小克的报价更高,并且很快就解决了其团队与厄瓜多尔国家队的解约纠纷,使得建业与小克还未进入到实质性的接触,小克就被“截和”了。随后也有李章洙这样的中超老熟人被推荐进来,不过都未能入法眼。  曾经的小克头号军师  没独立带过队是短板  在一系列被推荐过来的教练中,目前和建业走得最近的,就是2019赛季小克鲁伊夫在重庆带队时,他的助理教练哈维尔·佩雷拉。小克是2018赛季末接手重庆当代的,当时的第一助理教练并非哈维尔,而是阿尔伯特。2019赛季,阿尔伯特因故没有继续留在小克团队中,哈维尔因此取代了他,成为小克的第一助理教练。  这名1966年出生的西班牙人,在自己全部的教练生涯里,基本都是助理教练,没有自己独立带队的经验。这并不是哈维尔的短板,其实在重庆执教的一个完整赛季里,他一直是小克鲁伊夫的“军师”。日常的训练中,哈维尔的工作虽然主要是负责前锋和前卫的专项训练,但在技战术设计中,他也会给到小克鲁伊夫很多建议,基本上算是一个比较全能的助理教练了。在平时的为人方面,哈维尔比较严肃,这跟他对待工作很职业有关,他只对小克鲁伊夫负责,工作上的事情都会向其沟通、汇报。  小克鲁伊夫在去年年底结束了在重庆的工作之后,率其团队的大部分成员去了厄瓜多尔国家队,但哈维尔并没有随行,而是选择重新回到欧洲工作。小克此番重回中超执教深圳佳兆业,他的团队里也没有见到哈维尔的身影。小克表示,哈维尔现在还在欧洲。  若最终建业敲定哈维尔为主教练,无疑也是为联赛第二阶段的淘汰赛进行准备。哈维尔没有独立带队的经验,或许会让建业承担一定的风险,但这名教练的带队水平和业务能力,去年已经在重庆当代队内得到了广泛的认可,其严厉的工作作风以及与小克相似的技战术风格,或许将给建业注入新的元素。

英国女子赛霍姆奎斯特唯一红字领先 阎菁晋级T52

英国女子赛霍姆奎斯特唯一红字领先 阎菁晋级T52
丹妮-霍姆奎斯特    北京时间8月22日,好像皇家特隆对于世界顶尖女子球员而言还不够难似的,丹妮-霍姆奎斯特(Dani Holmqvist)在大风席卷的苏格兰林克斯球场中还带着2018年车祸造成的背伤。  可是这并没有阻止瑞典选手在两轮之后领先英国女子公开赛。  在又一个艰难的日子中,第一轮领先者艾米-奥尔森(Amy Olson)打出81杆,与星期四相比差了14杆,而像莱克西-汤普森、布鲁克-亨德森、卫冕冠军涉野日向子(Hinako Shibuno)以及中国名将刘钰、林希妤都遭遇了淘汰。可是丹妮-霍姆奎斯特在大风吹拂的早上就打出70杆,低于标准杆1杆,成为了36洞之后唯一在标准杆之下的选手。  丹妮-霍姆奎斯特两轮成绩为141杆,低于标准杆1杆,领先美国选手奥斯汀-恩斯特(Austin Ernst,70杆)和德国选手索菲亚-波波夫(Sophia Popov,72杆)1杆。144位参赛选手141人都在标准杆之上,幸好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,比赛不允许观众入场,所以也没有人见到她们的挣扎。  丹妮-霍姆奎斯特的状态可以说是没来由,瑞典32岁选手自2018年蓝湾大师赛驾驶高尔夫球车失去控制,撞上墙之后,20次参赛13次都遭遇淘汰。  除了背伤,丹妮-霍姆奎斯特椎间关节还发炎,导致她多次注射,而且常常要复健。由于疫情高尔夫停摆她获得了迫切需要的康复时间,可是她说星期五的自己仍旧处于受伤状态。  “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沉闷而乏味,”她说,“每天都是如此。”  赢得首个大满贯——实际上也是首场LPGA胜利——肯定不容易,而背后的原因肯定不仅仅是皇家特隆又长又难,风速经常达到50英里/小时。  两杆之后有前世界第一高宝璟(71杆)和世界第八李旻智。澳大利亚姑娘打出了星期五最低杆:69杆,并列位于第四位。再落后一杆,世界第四内莉-科达打出72杆,并列位于第九位。  “我们都在说:‘这样的风,,你会害怕推1英尺的推杆吗?’” 内莉-科达谈到她与同组球员2018年冠军乔治娅-霍尔(Georgia Hall)时说,“因为在大风之中,我们面对这样的推杆都在颤抖。”  艾米-奥尔森表示星期四是她生涯击球最好的一天,她因此收获67杆,取得领先,可是这一轮她却打出高于标准杆10杆,其中包括前10个洞6个柏忌以及11号洞和14号洞两个双柏忌。  美国选手之后一路保帕,限制了损失,可以肯定周末仍旧有机会,尽管两轮高于标准杆6杆。  可是对于中国选手而言这样的比赛条件实在太难了。只有阎菁一个人晋级,尽管完成比赛的时候她同样在预估的淘汰线之下。阎菁两轮150杆(77-73),高于标准杆8杆,并列位于52位。  淘汰线一路下滑,最终确定为高于标准杆9杆。林希妤打出79杆,两轮154杆(75-79),高于标准杆12杆,遭遇淘汰。刘钰也没有幸免于难,前三个洞打出5-7-6,之后再也没有恢复回去,交出LPGA生涯最高杆80杆。她两轮157杆(77-80),高于标准杆15杆。  “今天我觉得主要还是出门打得太差了。那个时候的天气真的非常恶劣,大风加大雨。第一洞,我攻果岭打得挺好的,两上,但是8码的距离搞了个三推,那非常影响士气。然后第二洞因为果岭边的沙坑没有处理好,打了一个三柏忌。而且上了果岭又三推。那两个洞之后我心情很受影响。”  至少刘钰看到了积极的一面,这已经是她连续四个星期比赛,而且这中间跨越了大西洋。两天的休息,然后回到美国习惯的好天气中,她期待能快速反弹。  “虽然打出这样的杆数,我仍旧信任自己的球,我觉得自己打的并不是那么差,”她说,“法国球童接下来要休息一下,所以回到美国之后,爸爸会为我背包,希望这两个星期,他的体能储备得足够了,因为那边得天气很热,而且场地很难走。”  (小风)